【四方集運香港】 【四方集運香港】 
獨立樂手的“夏天”到了嗎
//www.CRNTT.com   2020-09-24 12:20:53


樂隊丘瑙底河在上海育音堂演出。(來源:中國青年報)
  中評社香港9月24日電/據中國青年報報道,最早生長於校園,普通獨立樂手的真實生活現狀是怎樣的?
 
  “樂隊的夏天”從2019年熱播到了2020年,“獨立樂隊”也隨之走進大眾的視野。記者注意到,大多從底層生長起來的樂隊並沒有機會走上大型舞台,許多樂隊從校園緩慢生長起來,在畢業時不得不揮手告別。
 
  少數能夠堅持下來的獨立樂手們,也不得不面對生活、工作的種種壓力。記者採訪了5名有過校園樂隊經歷的樂手,試圖剖析聚光燈外,普通獨立樂手的真實生活現狀。
  
  名校成為獨立樂手“成才基地”
 
  大部分樂隊都是從校園中成長而來的,包括知名度很高的刺蝟樂隊、花兒樂隊。記者注意到,不少滬上小有名氣的獨立樂隊成員,都在名校就讀或從名校畢業。
 
  小李就是一個曾經在校園裏玩過樂隊的人,他説,做樂隊需要很多精力和衝動,因此,大學生做樂隊,出來的可能性更大,樂隊在大學生羣體中也較為普及。小凌是小李曾經樂隊的隊友,現在在清華大學攻讀博士學位,他現在仍然堅持著對音樂的熱愛,“有時在實驗室感覺到壓力,音樂可以幫我表達情緒。”
 
  並不是所有人都對樂隊抱著長久的抱負和夢想,有時候,僅僅是“巧合”,也能促使人去堅持自己的音樂道路。
 
  小凡目前是一名全職鼓手,這個在舞台上搖著腦袋、叱吒風雲的人,曾經是一名“程序員”。他大學期間才開始接觸音樂,一腔熱血投入到打鼓這個行當,更多的是出於對“程序員”這份未來職業前景的不滿,“比起做所謂的高薪職業,我更喜歡玩音樂。”
 
  樂隊這個詞兒,與“年輕”分不開。
 
  小李認為,對一個30歲的人來説,組建樂隊“成本太高”;但對於20多歲的年輕人來説,初期幾乎沒有成本。小莫從上海交通大學碩士畢業後,堅持做獨立音樂,他告訴記者,對於校園樂隊而言,最大的阻礙是“工作”。
 
  很多校園樂隊,因為成員離校就業不得不解散。而近年來,從上海交大畢業後還在堅持做音樂的,可能就剩小莫所在的這一支樂隊了。他們在上海人民廣場附近租了一個約10平方米的地下排練室——裡面擺著各種樂器,每個月他們都會在這裡聚會幾天,排練、交流、創作。這裡不僅是個藏著獨立的、實驗的、具有創造性音樂的場所,亦是他們離開現實生活,連接夢想的橋梁。
 
  斜槓青年的“音樂日常”
 
  “不是工作之後還要做樂隊,只是你做了樂隊,順便你畢業工作了,那你自然不可能因為工作了就把樂隊停掉。”小莫坐在家裏的電腦桌前説道。電腦桌旁,擺著的是他演出用的吉他。作為一名高薪程序員,他的書架上擺著很多本關於計算機、程序的書,其中一本是《Linux私房菜》。他的工作,幾乎可以用“006”來總結——從0點工作到0點,一週工作6天。一週中的第7天,是他的音樂時間。
 
  許多獨立樂隊成員都並非全職,“工作日常”與“音樂夢想”是交織出現在生活中的。
 
  以小莫目前所在的樂隊為例,每個成員都畢業於上海交通大學。他們都有自己的全職工作——三個程序員和一個臨牀醫學博士。他們本來屬於不同的校園樂隊,畢業季後,有相同追求的他們重組了一支樂隊。
 
  7月末,在上海摩登天空的表演開始之前,小莫還在燈光昏暗的後台回復關於修復程序Bug的微信。8月中旬的排練中,小莫近晚上9時半以後才出現,他説這已經是“很早下班了”;他的鼓手,一名臨牀醫學博士當天還惦記著一份實驗報告,“晚上要通宵完成。”
 
  一份全職工作,讓他們有了維持生活必需的物質條件;而樂手身份則為生活提供了熱情、友情與夢想,代表著“詩與遠方”。
 
  小彤目前在VOX做一名音樂技術人員,從演出者到專業的幕後,他打趣説自己是在“瞎混”。從校園畢業後,他慢慢走入更大的音樂市場,同時還在堅持做音樂。
 
  樂隊生存環境迎來“夏天”?
 
  盛夏,往往被用來形容生機勃勃、萬物發展的跡象。“樂隊的夏天”之後,獨立樂手們是否就能迎來樂隊的盛夏?
 
  這檔綜藝節目火爆之前,人們或許只對多年前出道的蘇打綠、五月天、花兒樂隊等有所認知。但現在,小莫這樣的獨立樂手看到,市場正在慢慢變暖,“環境越來越好,但把創作獨立音樂當全職工作的話,還是難。”
 
  小彤認為“環境差照樣有優秀的樂隊存在”,他説,環境變化並非樂隊發展的最主要的因素,音樂審美和音樂人的堅持才是,“環境好了,雖然有很多年輕人關注到樂隊,但是多數人並不關心舞台上的人在表達些什麼。”
 
  實際上,獨立樂手們反而認為,簡單、略顯艱苦的創作環境能帶來更加純粹的音樂。此前,新褲子樂隊的歌曲在綜藝節目中被改詞,樂手們大都對此保持著十分克制的中立態度。
 
  小凌不喜歡對事件加上自己的價值觀,但他提到若是自己,應該不會做出這樣的妥協,“我做自己喜歡的音樂,不為名利,不用面對大眾和商業的壓力,也不用在意那些必須的限制。”小凡樂於看到樂隊走向商業化,即便這必然會導致“順從與妥協”。因為整個行業如果只有一個“新褲子”樂隊,那些知名度靠後的樂隊則更難享受到環境支持,“領頭羊越多,代表著整個行業在擴張市場,那麼對於小眾的、多元的樂隊而言,則有更多的機會。”
 
  小凡的一個擔憂是,這些頭部樂隊、外國知名樂隊會擠壓國內樂隊的生存空間。他回憶,“樂夏”綜藝帶來的樂隊熱潮也被不少外國樂隊注意到,這些外國樂隊現在非常樂於來中國巡演,“這對於還在成型中的中國獨立樂隊來説,演出的機會就會少了,畢竟場地和時間就那麼多。”

掃描二維碼訪問中評網移動版 【四方集運香港】 【四方集運香港】 掃描二維碼訪問中評社微信